十堰化妆培训学校培训项目:化妆培训、十堰美甲培训、纹绣培训、十堰化妆美甲培训等,师资力量雄厚,欢迎咨询

十堰化妆师培训

十堰纹绣培训学校

新闻中心

company profile

您所在位置:
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麦子的修炼手记:我不放弃我,命运又奈何?

麦子的修炼手记:我不放弃我,命运又奈何?

信息来源:http://www.shiyanlingli.com/  作者:十堰玲丽培训学校 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04 14:50

  每逢暑假档,总有一部现象级的古装仙侠剧上映。故事大体雷同,一个傻白甜历生死劫在凡间受尽屈辱、苦虐、背叛、阴谋。但她用不肯信命的倔,硬是和老天来一场比赛,最终历劫归来,顺利飞升位列仙班。

  这是我听完凯里玲丽创始人田媚老师的故事后,第一个在脑袋里蹦出来的印象。这个自信而爱笑的女人,只有31岁,她不算传统意义的美女,看上去福气满满的模样。谁曾想,人生前20多年的经历竟没神灵半点关照,没有好运气保驾护航,有的只是如剧一样跌宕起伏的艰难。

  虐:麦子历劫,六苦皆全

  佛曰人世七苦: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怨憎恨、爱别离、求不得。

  她说自己叫麦子,“麦子活得很糙,幼苗得在很冷的时候种到地里,小身板要熬过寒冬,才发芽。”田媚的真身恐怕就是一位麦子精了。“出生的时候我就被亲生爸妈送走了,给我的养父母照顾。”

  童年经历让田媚变得漂泊而不思进取,工作半年就跳槽,更没有积蓄。“我是那种没有关注不能活的人,需要大家需要我。”用田媚自己的话形容,她是浪女。为了女儿安定下来,通过介绍田媚结婚了。

  这株麦子精组建自己的家庭,也马上怀了孕。“那时,她特别渴望完整的家庭,希望弥补一些童年的遗憾。”婚后的田媚将所有心血倾注家庭里,向往着美满。可谁曾想,十月怀胎生下的却是一个病儿。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麦子精的天变成了深深地灰色,顷刻间电闪雷鸣,美满也随即化为灰烬。“我的孩子当时才半岁,在icu插满管子,哭都还不会哭,只能摆摆手,似乎在向我求救。”25岁的田媚怕极了,但她身边空无一人,当又一次面对医院那条又冷又长的走廊的时候,田媚那感受不到人生希望,压倒她人生最后一根稻草的是丈夫回复的是那一句,“他妈妈觉得捐血对身体不好,不让他来。”没过多久,孩子还是离开了,她所有的尊严、希望都跟随她去了。

  田媚坦言,当时的自己仿佛就像一根干掉的麦梗,风一吹就能将她吹下天桥,或者吹出马路,就此了结余生。“封建落后的家庭没有给女性尊重,我意识到这样的人生不是我想要的。我应该是一个经济独立、思想独立的人,人生只一趟,我想为自己重新再活一次。”于是,田媚决断的选择离婚,她说“我不恨他,但我也无法释怀他们对女儿的冷漠。” 于是田媚亲手斩断这钻心刺骨的前尘。

  炼:麦子涅槃,绝处重生

  郭沫若曾说:“不死鸟从死灰中更生,鲜美异常,不再死。”

  结束第一段婚姻,田媚这只麦子精背着行囊出走西藏。路上认识了不少驴友,“不过当时我158斤,身材走样,精神萎靡,完全没有半点自信,交了朋友也不敢交流。”西藏让她放下了,愤怒、不甘、不羁“只觉得,我不能再丢父母的脸了。”田媚说。原来,当初出嫁时,家中是风风光光地送她走,现在邻里之间说了不少风凉话。于是,田媚加入了玲丽教育。“

  成为玲丽学员时她身上只剩下1000块,她说“我希望学个技能,学化妆起码自己好看一点。”经过4个月的专业、系统的美妆培训,田媚从最基本的化妆工具开始就认识,一开始画眉都控制不了,慢慢知道掌握力度,后来能分辨颜色搭配了,到最后能主观地说出何谓好看,有自己一套对化妆的认识。进步是一天一天看得到,在4个月的学习之后田媚这只麦子精有了“开店”的想法。

  不过董事长认为田媚应该往更高处走,与她说,此时出关根基尚浅,不如再修炼数日,开一家玲丽美妆教育学校。这一翻启发,田媚看到身上的可能性,于是她再投身到进修班。短短两个月的进修班,是她最辛苦的一段。“两个月我瘦了20斤,每天凌晨两点多才睡。真的很拼。”不过进修不为减重!“进修中有一个训练,就是要我们直视真实的自己,让我面对我失败的婚姻和肥胖的身材。”加入玲丽的半年,这只麦子精终得以涅槃,浴火重生。向自己的下一段旅程发起挑战。

  晋:麦子成校长,差点成“笑话”

  经过半年学习,田媚摇身一变成为了玲丽美妆教育学校的校长。当大家都以为麦子精终飞升得道,能位列仙班无忧无愁之时,却是她本人最惆怅的时候。因为没有运营经验,最初的凯里玲丽是外忧内患,外至师生人心不定、渠道打不开;内至股东矛盾不断,一份工作安排都让田媚纠结。

  就在诸事不顺的时刻,田媚还遇上了不道德的商业报复。竟有人将自己投大笔经费做的宣传物料全部都撕了。殊不知,那一万多块的宣传经费已经是田媚最后的一点钱了。再一次,田媚绝望了,“当时凌晨两点吧。我走在路上,路灯很亮我确觉得昏暗,前面看不清路,后面没有回头路。”

  就在这一刻,热爱旅游的田媚选择出走,不过这一次,她没有去西藏,而是来到就近一栋高楼楼顶,“我责问自己有什么理由放弃,我已无路可腿,没必要瞻前顾后了。要么从这跳下去,要么就擦干眼泪明天再出发。”

  而后,田媚狠搞线下体验活动、用半年时间打开渠道,她坦言“那半年是我这一辈子喝最多酒的时候。从举目无亲,到现在最能帮助我的都是那半年里累计的朋友。”田媚用自己的狠劲告诉大家,她不需要同情、不用安慰。只要还能呼吸,她就能像麦子一样,跨过严寒酷暑,在来年生根发芽,茁壮成长。

  得:飞升尚未圆满,历练仍在继续

  经历了人世间六苦,涅槃重生的麦子精田媚的故事是不是就结束了?

  今天的田媚说起自己取得的成就很淡然,她除了有一家自己的学校还开了一家玲丽美妆店,收入从最初的三千到上万,但她说自己永远忘不了父母因为忧虑而苍老的发梢,因不安而叹息的背影。

  2017年我给两老装修了房子。带他们去旅游 我明显感觉到父母不再为自己担忧了,对我很放心,我也终于把当初丢的脸挣回来了。

  最重要的是,田媚找到了相伴一生的人,而田媚口中三番四次提到的“陪她走过人生最灰暗,见证她蜕变,并许下不离不弃承诺的男神”正是多年前在西藏路上遇到的驴友。

  田媚说“我觉得老公不是喜欢我这个人,而是喜欢我身上那股冲劲。”正如田媚自己所说,通过奋斗让她重拾爱和自信,让她相信爱自己爱才能被爱。更让她而让她沾沾自喜的,莫过于她正在助学的一个小孩向她传来了好成绩。教育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,看似在满足别人,其实圆满的却是自己。

1-1Q2141FU80-L.jpg

上一篇:玲丽神雕侠侣——胡氏夫妇与玲丽有个约会

下一篇:从90后“没女”到90后女强人

返回顶部